出來就認識到錯了!杭州小伙回憶無人區50天:滿腦子都是雞排、冰可樂
來源:錢江晚報 2019/05/10 11:43:11 作者:俞任飛
字號:AA+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 www.tdcjm.com 導讀: 5月8日下午2點,在安多縣的小旅店里,我們偶遇了剛剛因非法穿越羌塘無人區而被處罰的馮浩。在安多縣的飯店里,他一邊清空飯碗,一邊和錢江晚報記者回憶,穿越無人區的這段時光。

5月8日下午2點,在安多縣的小旅店里,我們偶遇了剛剛因非法穿越羌塘無人區而被處罰的馮浩。

他一身橘紅色羽絨服,過度曬傷的臉上不時露出開朗的笑容。從3月5日穿越羌塘無人區開始,到如今平安從羌塘出來,輿論裹挾著質疑洶洶而來。

在安多縣的飯店里,他一邊清空飯碗,一邊和錢江晚報記者回憶,穿越無人區的這段時光。

錢江晚報:為什么隔了這么久才從無人區出來?

馮浩: 原本我的穿越計劃,也在50多天左右。但在羊湖中段時,發生了意外。當時我正在結冰的湖面上,飛速騎著自行車,結果一道冰縫卡住了輪胎,直接把我甩出車外七八米。 天昏地暗了好一會,才發現自己膝蓋摔壞了,不能彎曲。

那段時間我沒法脫鞋,甚至只能站著大便,前幾天,歪歪扭扭地只能每天走上2公里。過了兩周才逐漸恢復。

在冰面開始有些絕望,也有一瞬間想到過死亡。但轉念自己的補給還很充足,只要控制好食量,肯定可以走出來。

錢江晚報:走出無人區前,你斷糧還吃了草根?

馮浩: 那是出來前的最后一段路,距離冬季的牧民點還有300公里。

天氣轉暖后冰雪消融,道路泥濘不堪,一腳下去甚至連鞋子都拔不出來。推著車每天的行進速度只有10公里。

長期的食物控制讓我有些崩潰,快到牧民點前我有點“暴飲暴食”,有時一個上午就要吃掉2公斤食物, 一邊吃一邊后悔。食物很快就被吃完,甚至草珊瑚含片都被我當糖吃了。

沒料趕到牧民點時,牧民已經撤離,山上融化的雪水沖下來匯聚成溪流。而這里距離走出無人區還有70多公里。

我呆坐在地上一個多小時才緩過神,心想無論怎樣也要走出去。五月的羌塘野草已經發芽,看著和青菜差不多,我就連根拔起,也顧不得洗,混著泥漿在鍋里煮上一會,就往嘴里塞。

草根很苦,又硬,基本只有纖維質,吃了只是讓胃不那么餓而已。所幸后面比較順利,走了出來。

錢江晚報:最后你是怎么完成穿越的?

馮浩: 最后一天,我在離村莊幾公里的路上遇到了一輛卡車。

車上都是打井的工人,他們對從無人區出來的我非常詫異。跟著他們,我進到了無人區邊一處工地。

當時我的狀態非常差,又餓又累,一連吃了5包方便面,直到吃吐了才罷休。

在工地上休整了一天,再出發時才碰上了趕來搜救的林夕和李志森。

錢江晚報:在無人區里,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馮浩:最大的痛苦還是源于吃不飽。

最餓的時候,我拿出手機,在備忘錄里打上了每一種想吃的食物,足足上百種。

當時滿腦子都是拉薩的雞排,冰可樂和家鄉的食物。一覺睡醒,全是口水。

出來后吃到第一口飯,當時就覺得以后每天都能吃到飯,實在太幸福。

在無人區,有時也能遇上野生動物。但不管是野狼還是棕熊,大多都只是遠遠地旁觀,而后離去。只要保持著敬畏的心態,他們大多不會騷擾你。

度過了頭幾天,野生動物和美妙風景帶來的新鮮感過后,在無人區里多數時候是無聊的,機械的行進。

沒有信號,排解寂寞的唯一辦法就是聽電子書。無人區的60多天里我聽了幾十本電子書,到最后,只有驚悚小說才能打起我的興趣。

馮浩向記者講述穿越經歷。

錢江晚報:為什么要穿越羌塘無人區?

馮浩: 戶外生活,這一直是我最大的愛好。

從小我就愛看冒險小說,魯濱遜漂流記更是我的最愛。初中開始,我會一個人出去野營,親近大自然。

大學以后,我開始騎行,旅游,環游世界,搜集各地的雜物。

羌塘是國內最頂級的路線之一,當然也是我的向往。從去年冬季,我就一直在策劃橫穿羌塘。

當然,徒步對我而言,更多的是看風景,沒有任何功利目的。但有不少徒步愛好者以此為生,他們背負著贊助與代理,必須完成穿越。

但我沒有這樣的壓力,我不會逞強,條件不允許大不了就退出穿越。網絡上,有不少人鼓吹死在穿越途中才是最好的選擇,但對我而言送死毫無意義。

到目前為止,我也從未選擇超出能力范圍的徒步路線。

錢江晚報:穿越中的離隊風波到底是怎么回事?

馮浩: 出來后,關于網絡上的不少猜測,我雖然無意關注,但多少也有耳聞。

我獨自穿越,并非網上傳言的私自離隊,而是溝通后的結果。

穿越的前幾天,我就明顯感受到和隊友的性格不合。再加上個人間的行進速度,也差異極大。

很多時間里,我都是走在隊伍最前面的一個,需要時不時停下來等待隊友,這加劇了我的體力消耗。

離隊的導火線在3月13日,那天早上腹瀉加上雪盲讓我的出發時間慢了2個小時。

結果,更改了路線的隊友卻沒有等我。我按著原定路線走到半夜,積雪甚至一度埋過了腰,才找到營地。

3月14日,我明確提出想單獨穿越,并且三個人重新分配了補給和裝備。我的準備最充分,因此還留了不少藥品和修車裝備給隊友。

離隊后,我穿過邦達錯,沿著湖南岸的車轍印,繼續穿越。

至于盛傳的混帳風波,更是捕風捉影。穿越第一天,林夕的帳篷就出現了問題。超過零下40攝氏度的氣溫,讓林夕和李志森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失溫。搭好李志森的帳篷后,我就讓兩人先進去休息。

在戶外,這樣的混帳并不少見,對此我并不介意。

馮浩和林夕接受當地處罰。

錢江晚報:如何面對網絡上的種種指責?

馮浩: 出來后的第一天,見到隊友還有些欣喜。但很快,我就被輿論包圍。

第一重包圍來自兩段視頻,視頻里我“還要繼續穿越”,“覺得羌塘難度不大”的兩條言論受到了不少人指責。

當時我并沒意識到,和隊友在車上插科打諢的玩笑之語,會被拍攝并放到網上。

第二重包圍來自安多縣的處罰決定。網絡上批評我不愿意繳納???,對搜救浪費的人力物力沒有體會。其實并非如此,出來后我就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在穿越無人區的最后一段,為了節省體力,我沿途拋棄了自行車,和其他一些不必要物品。

出來之后,我一直反省,盡管自己是為了生存,但丟棄物資,確實對無人區的生態造成了破壞。

這幾天,有幾十個記者加我微信。很少更新的微博,也多了幾個粉絲。我清空了微博,不希望自己的事被更多的傳播,既然事情結束了,就讓他結束吧。

錢江晚報:從羌塘出來,你有什么變化?

馮浩: 明顯的變化應該來自身體上吧。

進無人區前,我的體重超過150斤,60天里我瘦了有40多斤。出來的第一天,在賓館的浴室鏡前,我盯著自己的身體看了很久,幾乎認不出自己。

更大的變化來自心理。 曾經,我有過幾次組隊穿越的經歷。穿越熬太的時候,我替體力不支的隊友分擔行李,還因此崴了腳。但隊友的反應讓我有些心涼,組隊中的這種不對等的付出,總是讓人不爽。以后,我可能也不會再和人組隊穿越。

繳完???,我打算返回拉薩,收拾收拾行李回趟杭州。以后可能再也不回來。

當然,經過這次的教訓,尤其是為了搜救我付出的人力物力,更讓我清楚自己的過失。

原標題:出來就認識到錯了!杭州小伙回憶無人區50天:滿腦子都是雞排、冰可樂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