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鐵骨錚錚圍山莊人:土槍炮浴血殺日寇
來源:大眾日報 2019/11/06 09:29:12 作者:王建 張鵬岳 楊振
字號:AA+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 www.tdcjm.com 導讀: 1941年9月6日,面對日偽軍的重兵包圍,英雄的圍山莊人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用土槍土炮奮勇抵抗裝備精良的敵軍,最后全村房屋幾乎被燒光,財物被劫掠一空,72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用鮮血和生命譜寫了抗日斗爭的悲壯詩篇。

圍山莊抗日自衛戰紀念碑。

2015年,最后一個參加過圍山莊抗日自衛戰的民兵馬興路去世,享年92歲。照片拍攝于2006年。

圍山莊儲備的鐵砂耗盡,送水送飯的老人、婦女和孩子掉頭回去,把鐵鍋砸碎送來。“鍋很薄,一敲就碎。那天正好是農歷七月十五,很多人家都包了水餃,一聽說要砸鍋,直接把水餃潑到地上。”圍山莊不分男女老幼,浴血殺敵……72人在戰斗中獻出生命。

深秋時節的新泰市劉杜鎮,光明湖偎依著法云山,湖面平滑如鏡,枝頭的山楂紅艷艷,令人垂涎。在秀美的山水中間,靜臥著小山村圍山莊。

圍山莊始建于唐昭宗光化年間,因處于群山包圍之中而得名。“多走八里荒,不走圍山莊”,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小村莊,卻有錚錚鐵骨。1941年9月6日,面對日偽軍的重兵包圍,英雄的圍山莊人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用土槍土炮奮勇抵抗裝備精良的敵軍,最后全村房屋幾乎被燒光,財物被劫掠一空,72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用鮮血和生命譜寫了抗日斗爭的悲壯詩篇。

在鬼子眼皮底下建起抗日堡壘村:各機關不斷往來,兵工廠為部隊制造手榴彈

2015年,最后一個參加過圍山莊抗日自衛戰的民兵馬興路去世,享年92歲。這位飽經滄桑的老人或許不曾想到,他能兒孫滿堂,安享晚年。當年,年僅18歲的馬興路在寨墻上冒著槍林彈雨與日偽軍廝殺。寨墻被攻破后,他躲進柴火堆,鬼子搜查經過時,他心跳得厲害,“就像懷里揣了一只小兔子。”

鬼子個個兇神惡煞,殺人不眨眼,讓人害怕,圍山莊人為何仍要和鬼子血拼到底?

“實際上,圍山莊人早已下定了抗日的決心。”圍山莊村民、民兵邱建春的孫子邱峰告訴記者,圍山莊很早就燃起了革命的火焰。1934年8月,馬廷榮入了黨,成為村里的第一名共產黨員。

1939年5月,中共新泰縣委發動“紅五月”建黨活動,在一個多月時間里全縣黨員發展到1500多人,建立了100多個黨支部。很快,圍山莊村黨支部在邱學詩家中誕生,由邱學詩任黨支部書記,委員有邱學海、趙玉斗、邱建才、岳建臣等。后來,又先后有許天之、曹順清等11人入了黨。

到1941年夏,圍山莊已有黨員近20名,民兵骨干30多人,在此基礎上成立了民兵自衛團。黑紅臉、寬膀子的許天之是一個性格爽直的漢子,他武藝高強、有勇有謀,被選為寨主兼民兵自衛團團長,年僅17歲的邱建才任指導員。

有了黨組織就有了主心骨。在黨的領導下,圍山莊的抗日組織如農救會、青救會、婦救會、兒童團等紛紛成立,各項工作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

圍山莊曾有一道防范土匪的寨墻,村民們已說不清是何時修筑的,到了抗戰時期已經殘破。

在村黨支部和民兵自衛團的主持下,村民們出工出力,把土、沙、灰摻在一起修復寨墻。修復后的寨墻高4米、厚1米,上面建有7座炮樓,遠遠望去,非常雄偉壯觀。寨墻和炮樓上都修了炮眼,構成了交叉射擊的火力網。高大結實的寨墻將103戶人家的500多口人牢牢地圍在了中間。

在劉杜鎮紅色記憶館的展廳里陳列著一批土槍土炮,雖已銹跡斑斑,但仍威風凜凜。它們都是當年圍山莊村民打制的殺敵武器。在許天之和村長馬廷榮領導下,民兵們在炮樓上安放了五子炮,又請來鐵匠自制了一些大抬桿和小抬桿,鍛造了一批大刀長矛。

許天之和馬廷榮還想盡辦法,買回了200多公斤鐵砂和1000多公斤硫炭粉。

有了武器,民兵自衛團立刻操練了起來,利用晚上和雨天不下地的時間請來會武術的師傅傳授殺敵本領,還演練并熟悉了守寨值勤、站崗放哨、緊急集合、進攻退卻、隱蔽埋伏、巷戰肉搏、出奇制勝等必要的戰術。

“北面有鬼子的大協炮樓,東邊是鬼子的劉杜三角樓,西邊的侯家莊有漢奸偽軍的分散據點,圍山莊處于敵人的三面包圍下,經常有敵人前來騷擾。”邱峰指著一幅新泰日偽據點分布示意圖說。

圍山莊雖然環境險惡,但在黨的領導下,硬是在鬼子眼皮底下成為遠近聞名的抗日堡壘村,“縣委、縣政府、區公所、醫務處等各機關在這里不斷往來,部隊募集處經常來籌糧籌款,這里還是新泰縣獨立營的常駐宿營地,四支隊第四大隊兵工廠的翻砂車間設在村內,鑄造手榴彈殼,為部隊制造手榴彈。”

抗日高小開?;?先面對抗日烈士三鞠躬

1940年底,一個年輕人走進了圍山莊的寨門。他高高的個子,濃眉之下有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說起話來鏗鏘有力。

這個年輕人叫王自省,是山東抗日軍政大學教育處的干事,和他同行的還有22歲的教師劉勝元。他們此行是受上級委派,要在圍山莊建立抗日高小。

圍山莊的東南方有一片空地,當年這里位于寨墻東北門內,有一座奶奶廟,圍山抗日高小就設在廟內。據曾在抗日高小就讀的張淑安回憶,奶奶廟坐北朝南,院中間有一座大殿,畫棟雕梁,富麗堂皇。大殿將廟分成了前后兩院,前院東屋三間是抗日高小的教室,并排兩間是辦公室兼宿舍??谷嶄咝〕閃⒑?,位于奶奶廟后院的圍山小學改為抗日高小的小學班,“我們的課桌凳比較齊全,學習條件比陜北抗大窯洞好得多,學習很正規,有嚴格的教學紀律,同學們都能自覺遵守,高度體現了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新校風。”

抗日高小由王自省任黨支部書記和校長,招收初小畢業以上程度或同等學歷者,經過報名考試,錄取了38名學生。由王自省、劉勝元和原來圍山小學的教師張西德、牛玉坡擔任任課老師,“校長王自省教時事政治,負責學生的思想工作;劉勝元老師擔任我們的班主任,負責班級工作同時兼任國語教學;張西德老師教數學和音樂;牛玉坡老師擔任小學班班主任,兼任高小班的一門副課。”張淑安回憶說。

除了教授知識外,圍山抗日高小的課程設置主要圍繞抗日打鬼子、不做亡國奴展開。“王校長講紅軍的五次反‘圍剿’,二萬五千里長征,爬雪山過草地,強渡大渡河,巧渡金沙江和巧奪臘子口,還講平型關大捷。”張淑安介紹說,學?;骨肜刺┠匚慕炭瓶瞥は娜癰親?ldquo;日本必敗、中國必勝”的時事報告,對同學們教育啟發很大。

抗日高小的老師們還就地取材,抓住一切機會激發學生們的愛國思想,“夏天,老師們若干次買西瓜給學生吃,每逢吃西瓜,我們都說很甜。這時王校長說:‘萊陽梨、樂陵棗,還有肥城大肥桃,都是我們山東的特產,日本鬼子卻要搶奪。’因此我們從一入學就接受日本侵略者掠奪我國資源的教育。”張淑安記得,當時奶奶廟前院西邊墻根停有一個靈柩,里面安放的是攻打楊家莊犧牲的戰斗英雄韓延文。“王校長不斷給我們講英雄生前的事跡,我們學校每逢開?;?,都要先面對烈士三鞠躬。王校長還說:‘青山處處埋忠骨,何必馬革裹尸還。韓教導員靈柩在這里,受我們師生祭奠,英靈含笑九泉,死得其所,重如泰山,永垂不朽!’”

跳舞唱歌、扭秧歌、演戲、演講會……抗日高小的學習生活豐富多彩,讓張淑安記憶深刻的是一次詩歌朗誦會,“王校長帶頭朗誦岳飛的《滿江紅》和文天祥的《過零丁洋》;劉勝元老師朗誦了唐朝盧綸的《塞下曲》;張西德老師朗誦完杜甫的《前出塞》,又高聲朗誦曹植的《白馬篇》;牛玉坡老師朗誦王昌齡的《出塞二首》,慷慨激昂的聲音在學校上空回蕩。輪到學生時,安權連朗誦民間歌謠:‘日本鬼,喝涼水。過黃河,沉了底。侵中國,賠了本’。師生們哈哈大笑。”

王自省把這38個學生當成寶,對他們十分關心,誰家有困難就寫條子讓政府補貼糧食,哪個生病了就寫條子到醫務處免費看病拿藥。后來,這38名學生全部走上了革命道路,在各條戰線上都作出突出貢獻。受老師們的影響,張淑安成為了一名教師,曾出席省模范工作者會議,受到了表彰。

正因如此,圍山抗日高小引起了鬼子的極大恐慌和極端仇視,他們千方百計想要摧毀它。王自省意識到了危險,計劃將學校遷到萊蕪。“王校長對我們說:‘上級指示,到了萊蕪后,同學們的生活我們黨全部包下來,待遇高于部隊。’然而,計劃不如變化大,學校尚未遷走圍山莊就迎來了一場惡戰。”張淑安說。

炮手馬榮長肩中彈片,仍然開炮還擊,打退敵軍后,才讓妻子拔出彈片

1983年,《新泰文史資料選輯》刊登了邱建才口述、崔希明整理的《圍山莊抗日保衛戰》一文。邱建才是圍山莊民兵自衛團的成員,說起當年的圍山莊,他說是打出了一個抗日斗爭的新天地:“這里是縣政府、區公所的常駐之地,是縣獨立營的安全宿營地,是縣募集處的常站,抗日高小可以在這里安心讀書,魯中軍分區的兵工廠在這里制造殺敵的炸藥、手榴彈。這些舍家拋業的抗日英雄們來到圍山莊,就像到了自己的家鄉,他們愛這里的老人、孩子、村里的每一個人;村里每一個人又都非常熱愛這些為國為民的子弟兵、好青年??谷站裙墓餐勘臧閹墻艚艫亓諏艘黃?。”

圍山莊的抗日斗爭越紅火,鬼子就越把圍山莊看作“眼中釘”“肉中刺”,急欲拔之而后快。

1941年9月4日晚,新泰縣政府和魯中軍區第一旅第三團募集處住進了圍山莊。他們的行蹤被假裝來村里探親的漢奸偵知,然后報告給了鬼子。鬼子得到報告后欣喜若狂,5日,他們調集駐新泰城、張莊、孫村、大協等據點的日偽軍700余人,攜帶大炮和重機槍,企圖一舉消滅圍山莊。

“5日下午,安插在大協日軍據點的地下交通員給圍山莊送來一封‘雞毛信’,信中說大協、東都、谷里等據點鬼子增加了兵力,像要‘掃蕩’根據地。”邱建才的兒子邱華介紹說,雖然不知道鬼子要打哪里,但為了以防萬一,圍山莊還是提高了警惕,縣政府、魯中軍區一旅三團募集處和兵工廠立即轉移,村里的民兵自衛團加強了巡邏警戒。

一夜平安無事。9月6日天還不亮,已有早起的村民準備下地干活。守衛西北門的民兵張洪春披上外衣給下地的村民開了寨門,然后到地里方便。突然,他被幾只手摁住,“不許動!動就要你的命!”摁住他的人接著壓低聲音問:“快說!村里有多少八路?”

張洪春被嚇了一跳,他努力讓自己鎮靜下來,明白是碰上了偽軍。他故意裝聾作啞,什么也不說。偽軍押著他向北走去,張洪春發覺敵人只抓住了他的上衣,他突然一抖,甩掉上衣,拼命向寨門跑去。敵人不清楚村里的虛實,又怕暴露目標,不敢貿然開槍,眼睜睜看著張洪春跑進了寨子。張洪春邊跑邊喊:“漢奸隊來了!漢奸隊來了!”急促的喊聲打破了圍山莊的寧靜,熟睡中的村民紛紛驚醒,許天之急忙命令關閉寨門,共產黨員和民兵登上寨墻和炮樓,準備戰斗。

天越來越亮,寨墻外的情況漸漸清晰起來,民兵們發現,這次來的不僅僅是偽軍,還有一身黃的鬼子兵。原來,日偽軍趁著夜色已將圍山莊三面包圍。

利用敵人尚未四面包圍的機會,許天之與留在村里的魯中軍區一旅三團募集處干部王貞祥等人商量后,派邱建才和另一名民兵馬文利外出救援,他們從南門出寨,趕去尋找縣政府和縣獨立營。

“轟!”一直沒有動靜的鬼子突然開了一炮,炮彈在圍山莊后街爆炸,民兵趙玉江等6人被當場炸死。“圍山莊慌不慌?頭炮炸死趙玉江。”圍山莊人將這悲慘的一幕編成歌謠,至今仍然傳唱。

這首歌謠沒有其他詞句,但圍山莊人用行動證明他們不慌。民兵自衛團的主要武器是抬桿、五子炮以及兵工廠留下的一批手榴彈和炸藥,另外,王貞祥有一支手槍。抬桿可以填裝火藥和大量鐵砂,殺傷面積巨大,但射程較近。敵人的第一次進攻開始了!他們利用村外的溝坎作掩護,慢慢靠近。守衛圍山莊的民兵不著急開火,他們用席子蓋住趙玉江的遺體,靜待日偽軍靠近寨墻。“打!”隨著許天之一聲令下,土槍土炮開始轟鳴。日偽軍根本沒有料到會有如此猛烈的炮火,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扔下幾具尸體,退了下去。

不久之后,敵人發起第二次進攻,他們吸取第一次教訓,不敢過分靠近寨墻。民兵們仍然堅持自己的打法,激戰一陣后,敵人再次敗退下去。

馬興路生前留下了一段珍貴的影像,講述了戰斗的過程:“俺這個家伙,抬桿和五子炮,三把藥,底下兩把,頂上一把,一把犁鏵翅子,裝到頂上蓋上,手指頭一樣粗的香在那里燒著。鬼子到跟前了,俺那個大叔說點炮,摸過香來點著,打不上三發,鬼子又哇哇地拉著拽著就回去了。”

兩次進攻失敗,敵人調集所有炮火向村內轟擊,同時集中兵力向西北門發起猛攻。日偽軍豎起梯子,想要爬上寨墻,雙方展開肉搏。堅守西北門的炮手馬榮長肩中彈片,仍然繼續開炮還擊,打退敵軍的進攻后,才讓妻子幫他拔出彈片。后來炮樓中彈起火,馬榮長英勇犧牲。

戰斗一直持續,圍山莊儲備的鐵砂漸漸耗盡,給寨墻上的親人送水送飯的老人、婦女和孩子看見沒了彈藥,掉頭回去,把燒湯做飯的鐵鍋砸碎,送到寨墻上充當彈藥。“鍋很薄,一敲就碎。”邱峰說,“那天正好是農歷七月十五,很多人家都包了水餃,一聽說要砸鍋,直接把水餃潑到地上,不吃了。”圍山莊不分男女老幼,齊心協力,經過浴血奮戰,敵人的第三次進攻又被打退了。

敵援軍帶來十幾門大炮,轟擊圍山莊,還施放了毒氣……

72人獻出了寶貴生命,7戶人家全家被殺

被三次打退的敵人并不死心。下午,敵人的援軍趕到,還帶來十幾門大炮,對圍山莊展開更大規模的炮擊。曹順清家10平方米的小院就落下了7發炮彈。戰斗結束后,圍山莊清理出沒有爆炸的炮彈300多發。在進攻過程中,鬼子還施放了毒氣,許多人被熏倒在地,村民們堅守了大半天的寨墻被攻破。

英勇的民兵利用街巷和房屋與敵人展開巷戰。圍山莊習武之風盛行,石匠出身的曹順清就有一身好武藝,四五個人近不了他的身。曹順清拎著一桿紅纓槍和幾個鬼子搏斗,被鬼子一刺刀刺穿了兩個腮幫子,兩顆牙被打掉,他因失血過多昏死過去,在敵人撤退后獲救,頑強地活了下來。

王貞祥帶著30多人沖出南寨門,沿著村外的河灘向西突圍,鬼子用機槍掃射,20多人倒在血泊之中,只有王貞祥等十幾個人沖破了包圍圈。

許天之在戰斗中負傷,敵人押著他朝河灘走去。河灘上,9個被俘民兵被綁著,一旁的鬼子端著刺刀,正準備把他們當活靶子。許天之突然大喊一聲:“快跑!不能等死!”民兵們聽到喊聲四散跑開,張洪春和邱學文成功逃生,另外7個人被鬼子開槍打死。兩個鬼子挺著刺刀朝許天之撲來,許天之用力掙脫繩子,伸手抓住敵人的刺刀,雙手的手指頭被刺刀割掉,最后壯烈犧牲。

圍山抗日高小那一天放假,學生們逃過一劫,校長王自清和老師張西德在戰斗中犧牲。犧牲的還有在家養病的八路軍戰士邱建本。

“進村以后,就開始實行‘三光’政策了。”邱華說,鬼子見人就殺,村民們躲的躲,藏的藏。王光岱的妻子被連刺9刀身亡,曹振之被割去一只耳朵和鼻子、剜去雙眼后殘忍殺害,78歲的馬榮和被一槍打死…… 在圍山莊,鬼子犯下了滔天罪行。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一聲長哨響起,日偽軍集合撤退,圍山莊的浩劫才得以結束。

在日偽軍進攻圍山莊時,新泰縣獨立營營長范昆源率領的一個通信排和魯中軍區十一團的兩個連曾趕來救援,但因眾寡懸殊,又遭遇敵人援軍,在付出很大的傷亡代價后未能擊退敵人。日偽軍撤離后,新泰縣政府科長李樹德帶領縣、區干部和縣獨立營部分指戰員以及醫療隊,到圍山莊搶救、醫治受傷百姓,并撥出救濟糧款,幫助村民恢復生產生活。為了紀念戰斗中的犧牲者,中共新泰縣委和縣政府決定將新泰第六區改名為圍山區,同時將圍山莊命名為“抗日救國模范村”。

當時擔任衛生員的楊在春參加了對圍山莊的救治工作,據邱峰介紹,楊在春一直沒有忘記這個英雄的小山村,后來兩次回到圍山莊。1997年春第一次回圍山莊,楊在春拿出了2萬元資助圍山莊自衛戰中犧牲者的后代讀書。第二年11月,楊在春再次回到圍山莊,他走訪參加過戰斗的老人,給圍山小學部分貧困學生捐款2.88萬元。后來,他又給學校捐贈了1套音響設備和1臺大彩電,以及200部電視教育片、3000冊圖書。

楊在春第一次回圍山莊的時候,經過多人一起回憶,整理了在圍山莊自衛戰中犧牲者的花名冊。邱峰小心保管著這份花名冊,他姥姥的奶奶曹邱氏被鬼子放火活活燒死,也在花名冊之上。根據花名冊,共有72人在戰斗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其中有7戶人家全家被殺。

在圍山莊村北,圍山莊抗日自衛戰紀念碑被松柏環繞,高高聳立。在石碑的背面,鐫刻著自衛戰中72位犧牲者的名字,碑文寫道:“圍山鏖戰,感天地,驚風雨,泣鬼神。為緬懷先烈,激勵后人,特立碑銘文,是以記之。”

原標題:鐵骨錚錚圍山莊人:土槍炮浴血殺日寇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