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為什么抗日戰爭異常慘烈?——侵華日軍作戰能力分析及啟示
來源:解放軍報 2019/11/06 09:30:22 作者:王曉輝 李雨樵
字號:AA+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 www.tdcjm.com 導讀: 為了戰勝這只軍國主義怪獸,中國軍民進行了長達14年的生死搏斗才贏得戰爭勝利。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可以說是異常慘烈,這是為什么呢?這又能給今天的我們以什么樣啟示呢?

毛澤東同志在《論持久戰》一文中指出,日本的軍力在東方是一等的??拐街?,真實的侵華日軍并非像某些影視作品中所描述的那樣不堪一擊,而是十分兇狠猖狂、具有很強戰斗力。為了戰勝這只軍國主義怪獸,中國軍民進行了長達14年的生死搏斗才贏得戰爭勝利。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可以說是異常慘烈,這是為什么呢?這又能給今天的我們以什么樣啟示呢?

部隊結構合成,具備了協同作戰能力

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時已經完成了工業化,其軍隊在組織結構和武器裝備上已經初步完成機械化。日本陸軍是侵華的主力,師團是其具有確定編制的第一級作戰單位,一般由步兵、炮兵、騎兵、工兵和輜重部隊等混合編成。其中,除步兵外,炮兵、騎兵、工兵等兵種也屬于直接作戰力量,其數量幾乎占了師團編成內聯隊數量的一半。因此,一支現代陸軍所要求的火力、突擊力、機動力與保障力等,日軍師團一個也不缺。故日軍的陸、海、空軍既能聯手打大戰,單個陸軍師團也敢孤軍突入,與數倍于己的對手獨立作戰。如淞滬會戰與武漢會戰,是日軍侵華的兩次大規模陸、海、空三軍聯合作戰。日軍兩度獲勝,反映出其三軍協同作戰的能力,這是當時中國軍隊所不及的;也反映出當時中國軍隊的落后,是一種結構性的整體性的落后。

結構決定功能,體系決定戰斗力。軍隊結構落后于時代、落后于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發展,必然喪失軍事競爭主動權??梢運?,在未來戰場上,誰的結構更利于集聚潛能、釋放效能,誰的結構更符合制勝機理、打贏要求,誰就能占據優勢、贏得先機。

武器裝備精良,形成了聯合火力殺傷

抗戰期間,中日兩軍在武器裝備質量數量方面存在著很大的差距。以侵華日軍一個常設師團(即甲種師團)與中國精銳的陸軍第88師(德械師)相比,兩軍裝備的各種槍炮在性能上互有優長,但在數量上卻拉開了差距:日軍步槍數量是中國軍隊的1.6倍多,輕重機槍是2倍多,野戰重炮是4倍多。在密集火力與重火力殺傷等方面,日本陸軍對中國陸軍構成了成倍的數量優勢。此外,日本陸軍作戰還可以得到相當數量的空中火力支援以及坦克裝甲部隊的加強,可構筑一張陸、海、空三軍聯合火力網。如淞滬會戰,是抗戰中中日兩軍精銳部隊首次硬碰硬的較量,也是中國軍隊犧牲最大、戰斗最為慘烈的一役。中國軍隊進攻時,就會陷入日軍的立體火力網;防御時,又會飽受日軍的火力轟擊,兵員損失達到一天一個師的慘烈程度。因此,面對侵華日軍的立體火力網,中國軍隊只能憑借數量優勢,以人海填火海,極為悲壯。

武器裝備是構成戰斗力最直接的物質基礎。武器裝備落后,人的能動作用在戰爭中也很難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要打贏戰爭就會付出更大的代價。因此,要贏得勝利既要敢于亮劍,又要善于鑄劍,加快構建適應未來戰爭和履行使命要求的武器裝備體系。

作戰組織嚴密,使得攻防轉換比較靈活

侵華日軍作戰組織與實施嚴密,使其火力殺傷更加精準、高效,因此總能掌控戰場主動權。比如日軍在淞滬會戰時,首先,通過觀測氣球偵察中國軍隊陣地,標定攻擊目標,然后召喚飛機、野戰重炮與海軍艦炮進行狂轟濫炸,盡量摧毀中國軍隊陣地。其次,待其陸、海、空火力突擊后,日軍便出動坦克掩護步兵,向中國軍隊陣地發起猛攻;與此同時,其炮兵火力實施延伸射擊,對中國軍隊后方增援部隊進行火力攔阻,力求大量殺傷有生力量。再次,如遭遇中國軍隊強力還擊,日軍即再次召喚火力轟擊,然后再進行新一波步、坦協同攻擊。此外,日本戰機以組、隊形式,在戰場上空巡視,發現中國軍隊目標即進行轟炸與掃射,或召喚野戰重炮與艦炮進行遠程轟擊。由于侵華日軍在作戰組織與實施上的嚴密性,使其無論在大兵團聯合作戰中,還是小股部隊攻防戰斗中,都能夠做到軍種間行動聯合,步、坦、炮間火力協同,左右鄰間相互配合,發揮出整體戰力來。而正面戰場中國軍隊在指揮上鮮有靈活創舉,基本上處于見招拆招的被動地位。

戰爭對抗不僅是力量的對抗,而是綜合較量。作戰指揮,不是簡單照條文操作或單純計算就能解決的,面對戰爭復雜性的增加,單純的技術或者單純的謀略,都不可能掌控戰場的主動權。而是應該謀力并舉,既要講指導的藝術,又要注重實力,二者相互支撐、不可偏廢。

軍事訓練嚴苛,保證了人員較高作戰素養

日軍嚴苛的軍事訓練是其作戰素養較高的主要原因。日軍的訓練可分為軍官和士兵兩部分,具有訓練層次科學、訓練課目覆蓋面大、訓練要求嚴格的特點。通過陸軍士官學校文理兼顧的各兵種專業課程訓練和后期各類技術兵種軍官學校再教育,使得日軍能夠培養出一支高質量的基層軍官隊伍,且便于各兵種間的溝通和配合。士兵依照《步兵操典》組織常規單兵綜合素質訓練和中隊以上的協同作戰訓練以及兩個月的大隊、聯隊級作戰協同訓練。而且日軍新兵在轉入小隊、中隊級協同戰術訓練時,往往會被老兵們帶著加練夜間100米精確射擊、避彈奔跑及針對避彈奔跑的射擊方法、狙擊與反狙擊術、突發情況下防守與反擊的動作等額外的訓練課目,這些都是在戰場上非常實用的技術。相比之下,當時中國軍隊則面臨著軍官受教育層次低、訓練體系不完整、訓練經費欠缺、訓練裝備差等問題。因缺少科學系統的訓練,中國軍隊手中少量精良武器裝備在戰場上常常不能充分發揮應有作用。

軍事訓練是未來戰爭的預演。堅持軍事訓練是和平時期軍隊戰斗力生成的基本途徑。打仗硬碰硬,訓練必須實打實。軍事訓練水平上不去,部隊戰斗力也很難提高,戰時必然吃大虧。所以,要想贏得未來戰爭,必須通過嚴酷的實戰化訓練這塊“磨刀石”,把打贏本領錘煉得更過硬。

情報工作縝密,獲得了事半功倍的作戰效果

自明治維新以來,日軍在對外擴張戰爭中,屢屢嘗到情報工作帶來的甜頭,故其視情報偵察為戰爭制勝的捷徑,始終高度重視情報偵察工作。日本發動侵華戰爭前的數十年間,在中國加緊了對未來預定戰場的情報偵察。如據日本防衛廳戰史研究所編寫的《大本營陸軍部》記載,1923年日軍就制訂了對中國的作戰計劃設想要點。根據此要點,1925年,日軍參謀本部作戰科長畑俊六率參謀本部、陸軍省、海軍軍令部作戰科等一行人員,乘軍艦用一個月的時間,對上海至漢口的登陸點逐段進行偵察,這為以后日軍進攻淞滬、武漢等要地,摸清兵要地志情況做好了準備。九一八事變后,日軍更是通過各種途徑、運用各種手段進行情報偵察,可以說無孔不入、用盡其力。比如當時中國軍用地圖的兵要地志卻沒有日軍地圖標注得清晰完備。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情報工作的優劣、得失與高下,對于戰爭決策、作戰部署乃至最后的戰爭勝負,起到極為重要的作用。通過縝密細致長期的情報工作,找出對手要害,針對性地設計戰法,就能達到“四兩撥千斤”的作戰效果。

思想控制嚴密,部隊具有畸形的戰斗意志

抗戰初期,侵華日軍士兵普遍表現“不怕死”,這與長期日本武士道的文化貽害有關,但是更大程度上還是因為受到了軍國主義思想的毒害。日本在近代走上武力擴張的道路之后,非常重視向軍人灌輸“效忠天皇”的封建忠君思想,同時日本還開展反華滅華教育;將侵略戰爭說成是為了解決日本“人口過剩”問題,捍衛日本的“生命線”“主權線”等。日軍士兵長期受到軍國主義思想的毒害,形成畸形的死戰不降的戰斗意志。在戰局陷入僵持后,日軍往往會組織自殺式的死亡沖鋒。二戰末期,美國最終決定先向日本投擲原子彈,而不是直接登陸日本。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國憚于日本在本土進行“玉碎”作戰,將會給美軍帶來巨大人員傷亡。與日軍不同,中國軍民的抵抗意志和戰斗精神是在民族危亡中激發出來的,具有自發性、深刻性和持久性、正義性,這也是我們最終取得抗戰勝利的重要原因。

戰斗意志是軍隊戰斗力的重要構成。今天,培育軍人的戰斗意志,必須以過硬的軍事技術和豐富的科技知識作基礎。要把戰斗意志培育融入軍事訓練內容體系,滲入各項軍事實踐活動,緊緊圍繞擔負的作戰任務,練膽量、練意志、練作風、練技術戰術,保證戰斗意志和軍事素質同步提升。

編后感言:

以敵為鑒是贏得勝利的重要方式

面對侵華日軍這部高效運轉的戰爭機器,這頭人類歷史上武裝到牙齒的法西斯主義怪獸,中國軍民不屈不撓、奮起抵抗,使侵略者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侵華日軍是“很難打”,但絕非“不可戰勝”。特別是到了戰爭中后期,隨著日本戰爭潛力的枯竭、士兵反戰情緒的蔓延,侵華日軍的戰斗力迅速衰落,已難逃失敗投降的結局。歷史已經雄辯地證明,正義必勝、和平必勝、人民必勝。因此,作為戰勝者,承認敵人的強悍不需要什么勇氣,但需要秉持正確認知態度。以敵為鑒為我所用,是勝者恒強的重要手段,也是贏得勝利的方式。隨意消費血與火的歷史,是對歷史的不尊重,更是對未來的不負責任。

原標題:為什么抗日戰爭異常慘烈?——侵華日軍作戰能力分析及啟示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www.tdcjm.com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