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為什么老兵的“心結”讓我們怦然心動
來源:光明日報 2019/11/21 10:00:44 作者:王樹增
字號:AA+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 www.tdcjm.com 導讀: 在中華民族的精神世界中,沒有“大風起兮云飛揚”的雄心氣概,沒有“醉里挑燈看?!鋇牟粵構戮?,沒有“笑談渴飲匈奴血”的死而后生,沒有“后天下之樂而樂”的憂患情懷,中華民族的壯闊歷史和精神歷程便無從解釋。因此,《本色》的精神追求,實際上是對民族文化尋根求源的追求,是對民族文化自信心的追求,確立了這個追求,攀登藝術高峰之路,清晰可見。

《本色》是一部把鏡頭對準當代中國退役軍人生活的紀實性電視片,不但取材有特定指向,主人公選擇也多為普通人,播出后觀眾反響強烈,多以“感動”“震撼”“深刻”等字眼贊美。誠然,這部由著名表演藝術家、主持人周煒主導創拍的電視片,選材頗具匠心,拍攝苦心經營,畫面鮮活生動,編排張弛有序,具有強情感沖擊力和審美價值,是當代中國紀錄片領域的上乘之作,特別是主創者向當代紀錄片中存在的“偽紀實性”發起挑戰,不畏山水險要,不懼征途漫漫,撲向生活最底層,深入人心最深處,與拍攝對象悲喜交融、榮辱相依,作品呈現出生活樸素的真實、溫暖的親和以及偉大的崇高,詮釋出紀錄片美學意義上的藝術真諦。

在高鐵上,我用手機看完了《本色》第一季的十集,鄰座和乘務員都為我的潸然淚下感到詫異。我是老兵,我和片子里講述的那些人那些事心心相通。正如《本色》主題歌唱的那樣,“那套褪色的征衣,至今還壓在箱底”,我的箱底,除了沒有海軍軍裝,其他軍兵種的軍裝齊全,這是我寶貴的生命軌跡。數十年的軍旅生涯給了我很多回憶,苦累血汗自不必說,鐫刻在腦海里的卻多是些柔軟溫存。49年前的一個大雪天,我進了軍營,受到老兵們熱情接待的新兵們心生感動,決定把所有崗哨的夜崗承包下來,讓第二天就要復員回家的老兵們在暖和的被窩里做一個和親人團圓的好夢。我平生第一次獨自站在遠離營區、四野荒涼的彈藥庫的圍墻邊,在寒冷和膽怯中瑟瑟發抖的時候,老兵竟然依舊來上崗了。大片雪花飄著,老兵用他充滿汗味和煙草味的舊大衣裹著我,說他不能讓我這個新兵蛋子破壞了他行伍生涯的有始有終,說他如何舍不得這身軍裝,也告訴我一句使我終生受用的至理名言——打仗沒有第二,當過兵的人走到哪里都要爭第一。我當的是傘兵,疊自己使用的降落傘的時候,由于必須兩人配合才能完成,因此條例規定,由本人挑選一名信得過的戰友當疊傘助手,之所以強調“信得過”,是因為疊傘過程中稍有疏忽閃失,很可能在第二天跳傘時出現意外。我選擇的是班里一個沉默寡言的戰士,選擇的原因沒什么特殊,只是覺得他一臉忠厚,第二天跳傘順利著陸,他提著裝滿點心的鋼盔在著陸場的沙堆邊等著我,沖我憨笑,眼睛瞇成一道細細的縫。自從這位戰友復員回到山東農村老家后,我們就再沒有聯系。數十年后,在高鐵上看片子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那張忠厚的臉,《本色》主題歌的那句“你是我換命的兄弟”撞入耳蝸,刻骨的想念陡然襲來,把淚咽進肚里,心中一遍遍地默默愿他一生安好。當過兵的人,誰沒有“流血不流淚”的時刻?誰沒有“馬革裹尸還”的豪情?兵當老了,總覺得對國對民虧欠了點什么,想了很久,才知道自己是為還沒有做出讓人民夸耀的豐功偉績感到遺憾,這真是個固執的心結。

周煒拍的《本色》,講述的就是這個心結。據說,《本色》第二季已在籌拍之中,根據周煒“我要把老兵情懷進行到底”的豪言,可以斷定,這個系列作品的規??贍芑岢鑫頤塹南胂?。因此,我對作品的前景充滿了期望。

我期望這部系列片將引發我們對民族整體精神狀態的深刻思考。從人類文明發展的大勢上看,戰爭史幾乎就是文明史,為生存而戰是人類文明進程的主要內容。因此,世界范圍內經典性的文學藝術作品多數和戰爭事件相關。毋庸諱言,當代流行的“軍旅文化”這個詞,在內涵的普遍認知上過于狹窄,因為它的實際內涵已經遠遠超出了軍人、戰爭和一切軍事行為的范疇,成為民族整體文化中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從這個角度判斷,隨著《本色》這部系列片的不斷推出,它主旨的外延性應該遠遠超出退伍軍人生活的范疇,從而擴展到對民族整體精神狀態的彰顯和思考,這是這部系列片應該追求和具備的大格局。這個格局的最終形成,依賴于主創者所具有的寬闊的視野、宏大的胸懷和深厚的氣韻,從目前第一季的整體質量上看,我們對這個格局的形成有充分的信心。

我期望這部系列片將提升國人對本民族文化的自豪和自信。在這個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強盛民族,其民族文化中幾乎所有的被認為高貴的品質,都和軍事行為中人的精神狀態相關。那些動人心魄的字眼:堅韌果敢、無私獻身、永不言敗、渴望榮耀等,組成了一個民族得以生存發展的精神基石。中華民族數千年文明發展的歷史長河中,“兵家文化”的博大精深舉世聞名,成為春秋以來形成的中華文化的龐大體系中的主干之一。在中華民族的精神世界中,沒有“大風起兮云飛揚”的雄心氣概,沒有“醉里挑燈看劍”的蒼涼孤絕,沒有“笑談渴飲匈奴血”的死而后生,沒有“后天下之樂而樂”的憂患情懷,中華民族的壯闊歷史和精神歷程便無從解釋。因此,《本色》的精神追求,實際上是對民族文化尋根求源的追求,是對民族文化自信心的追求,確立了這個追求,攀登藝術高峰之路,清晰可見。

我期望這部系列片將把“人民是最偉大的英雄”的真理高高托舉。歷史唯物主義的核心,是“人民是推動歷史前進的真正動力”這一論斷,由此推斷,在所有的軍事行為中,其行為主體和精神主體,也必定是最為普通的士兵。從古至今,有著從軍經歷或從事和軍事行為相關的職業以及和軍人血緣紐帶和感情相依的民眾群體的人數,在世界各民族中,中華民族為世界之最,《本色》引起觀賞轟動的原因之一便在此。中國士兵,以最為普通的農民為主體,在這片國土上,“保家衛國”“匹夫有責”“慷慨出征”的理念和情懷,深入底層之深厚,分布范圍之廣泛,情感糾纏之繁復,匯成中國人精神世界中的主流。普通人并不普通,精神奇跡往往是普通人創造的,道德高貴者往往是街末深巷中的平民草根。這就是人民之所以偉大的含義。因此,《本色》所筑造的,不僅僅是一個特定人群的道德高地,而是整體中華民族的精神本色。

這就是觀看《本色》時讓我們怦然心動,以及有理由認定這部系列片前程遠大的原因。

(作者:王樹增,系軍旅作家)

原標題:為什么老兵的“心結”讓我們怦然心動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