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馬可·波羅與中國面條
來源:北京晚報 2020/01/07 11:33:49 作者:吳正格
字號:AA+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 www.tdcjm.com 導讀: 現如今中國面條與意大利面條在東西方各撐一片天,是“中為意用”、“意為中取”相互動的結果。

面條由中國傳到意大利,是游歷過中國并將中國系統介紹給歐洲人的馬可·波羅使然??墑鍬砜?middot;波羅的《馬可·波羅游記》引發了學界的種種質疑,其核心問題是馬可·波羅真的來過中國嗎?有學者認為中國的史書中并沒有馬可·波羅到中國的記載,可能他只到過中亞的某些國家;有學者認為他在中國的歷史是捏造的,是為游說才編排出來的拙劣故事。這些認識都有失偏頗,故而先做解頤,以正朔本文議題。

我認為,從馬可·波羅的商人身份和行商行為來看,他來中國是符合事理原委的。因為元朝以通商起國,將商貿作為前驅,重在互市之利,兵戎則為后盾,這在史籍中均有記載。而且元朝與歐陸結緣,開中歐通商之先,加之忽必烈延攬外國人才舉措的施行,令歐風東漸,使得元朝成為中歐在商貿乃至文化、科技領域少有的交流發展時期。“民國名家史學典藏文庫”中的《中國商業史》一書,有“元代商人之種類”一節,其中說道:“當時歐人來中國者,多為經商而來,其中著名人物,如馬可·波羅、阿多里克等,均系意大利人,或做官或經商或傳教。彼等回國以后,俱著有游記,記載當時中國實業、風俗頗詳。于是歐洲人士誦讀此書,始知中國為東亞大國。”這是史學名著所載,故而應該可信。

再說面條由中國傳到意大利這件事。新華社原社長穆青曾在文章中寫道:“同意大利朋友在一起吃面條,他們總愛說意大利面條來自中國,是當年馬可·波羅從中國帶到意大利的。”(《意大利散記》上海文藝出版社 1981年版)連意大利的朋友們也說他們的面條是從中國傳來的,可見這不是我們的“孤證”,而是中、意兩國人的共同認識。

為什么說是馬可·波羅把中國面條帶到意大利的?因為有學者發現《馬可·波羅游記》中有關于元朝“線面”的記載。“線面”,即干制的掛面,易于保存,可攜帶遠行,又便于隨時充饑——這使馬可·波羅將中國面條帶到意大利成為可能。但當我查閱了最新版的《馬可·波羅游記》之后,未發現“線面”、只發現了“面條”的記載,這樣翻譯當然沒錯,但干制的掛面和濕制的面條(切面)還是有區別的,畢竟馬可·波羅不可能將濕制的面條帶到遙遠的意大利。

追溯歷史,馬可·波羅來中國后,曾一度在政府里當官,但“仕元十七年”的表述或許存有偏差。他在長期旅行中找尋商機,進行“滾動式貿易”,主要是做寶石生意,以至于他和父親、叔父回國時,所穿蒙古綢面皮袍的里子夾縫中塞滿了寶石,故而人們后來稱他的住處為“百萬宅”。未久,馬可·波羅為了商港、商運的權益不受侵犯,奮勇投入到與熱那亞人在亞得里亞海的戰爭,任一艘戰艦的榮譽司令,卻因戰敗被俘。為了熬過獄中歲月,調解精神創傷,他向在獄中結識的魯思悌謙口述了他在中國和東亞的見聞;這位寫過小說的比薩戰俘,用當時流行的法意混合語記錄在羊皮紙上,初名“東方見聞錄”?!抖郊怕肌煩靄婧?,成了歐洲的暢銷書,并被轉譯成十幾種語言??稍諳群蟪靄嫻囊話偎氖喔靄姹局?,竟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版本——有的被節略刪除,有的被刪除多章,有的“將一切障礙的注釋和足以阻止這種記述前進的資料,都予以刪除”。刪除的內容不會是忽必烈、皇宮、元大都城之類的大人物、大事件,而是諸如面條之類不被關注的小事情。所以當面條后來在意大利成名,并且影響和擴散到整個歐洲時,才引發研究者去深入思考究竟是哪位能人“首開先河”?這樣,他們在浩如煙海的古籍中發現了記錄神秘東方的各種版本的《馬可·波羅游記》,并且在未被刪節的內容里找尋蛛絲馬跡……

馬可·波羅為行商、謀商不辭辛勞,同時也是一位敢于探索、勤于求知的旅行家。從這個觀點來把脈馬可·波羅的中國之行,他能將先進的面條制作技藝帶回意大利,應該經過細致的認知和體驗的過程,也是出于經商意念而衍生的動機。面條是中國的發明:2005年,《自然》雜志發表了《中國新石器時期的小米面條》,文章披露2002年11月中國考古學家在青海喇家遺址發現了一個陶碗,里面盛有暗黃色的面條,經實驗測定是四千年前用小米粉制成的,這可以視作世界面條的“根”。小麥粉面條則發端于秦漢之際,楊雄《方言》里記為“托”,用手托搓面團,成餅狀煮之,又稱“湯餅”。東漢劉熙《釋名·釋飲食》中見載“索餅”,“索”就是面條的形狀了。刀切面條興于唐朝。歐陽修《歸田錄》卷二:“湯餅,唐人謂之不托,今俗謂之馎托矣。”何為“不托”?有釋:“古之湯餅皆手摶而擘置湯中,后世改用刀兒,乃名不托,言不以掌托也。”(程大昌《演繁露》)“不托”是中國面條發展的一個標志。因制法先進,其條細長,被寓喻“長壽”,且冷熱皆宜,唐宮起興“為生日湯餅耶”的新俗(《唐山·玄宗皇后王氏》);在朝廷,“太宮令夏供槐葉冷陶(注:用槐葉搗汁以麥粉制作的過水涼面),凡朝會燕饗,九品以上并供其膳食”(《唐元典》)。民間趨附貢舉,壽日或生子第三日,習慣以“湯餅宴”酬客;元旦時,秦隴民家皆制“湯餅盛宴”,湯餅是主饌,禽畜眾饈是副饌(陶谷《清異錄》)。因“湯餅”是唐宮和官方習稱,故仍延謂。至宋朝,唐俗得以庚續,亦因國富商隆,帶動餐飲業空前發展,僅《東京夢華錄》和《夢粱錄》中所記兩宋京都食肆所賣的面條,就有五六十種。

馬可·波羅來中國時,面條成為國食并已傳入日本、朝鮮,乃至亞洲大部,由于歐洲剛剛與中國通商,面條尚未被歐人所識,亟待孕育一種傳檄能力并借助元朝的強盛國勢輸送給西方。馬可·波羅肯定見過、品嘗過元大都和南北洲府的各式面條,自然能感知面條的食俗魅力和惠美普羅大眾的情形。加之此時刀機生產又經干燥處理的掛面已然問世,元宮的膳官忽思慧(一說御醫)正在撰寫的《飲食正要》卷三中就始見掛面的制法,而意大利盛產硬小麥,意大利人嗜面食的歷史重諸久遠,面條遂有了“入意開俗”的投緣,進而在中歐通商的情勢下被馬可·波羅順合情理地帶到意大利。雖然不能說馬可·波羅要開辦面條公司,但此舉與后來的意大利比薩餅傳入中國相類似,都有經商意念作為前引。

以致,當我看到保存在熱那亞市政廳的馬可·波羅畫像,凝視那眼神里透出的沉毅和深邃時,不由得浮想聯翩。遙想當年,十七歲的馬可·波羅隨著父輩從海上“絲路”進入中國,二十五年后又返回意大利,他帶回去的面條比他皮袍里藏著的寶石要珍貴得多。中國面條后來遞嬗舉世聞名的意大利面條,是他中國之行的最大收獲。

意大利面條用硬小麥粉(不同于一般小麥粉)制作,質地細白而韌,煮出來不黏不坨,吃起來滑潤筋爽,時今已是機械生產,形態繁多,有標準規格的就達四百多種,如蝴蝶形、菠蘿形、小魚形、蠶蛹形、小五星形等,其產量、消費量之高、之多,在歐洲首屈一指。而中國面條歷經明清時期和辛亥革命后的發展,又衍生出抻面、拉面、刀削面、伊府面等諸多品種,尤其是近四十年來發展甚快,推動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面條消費國。中國面條的制作技藝高超,烹技、風味頗具特色,品種成百上千,有傳統風俗、文化意蘊又薈中融西為基本型格。現如今中國面條與意大利面條在東西方各撐一片天,是“中為意用”、“意為中取”相互動的結果。

原標題:馬可·波羅與中國面條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江苏快3开奖直播网站